空之境界:第一章俯瞰风景

编辑:蚕桑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0 15:40:52
编辑 锁定
剧场版「空之境界俯瞰风景」确定将于7月13日在日本各大电影院公开3D版,同时还会上映「Fate/Zero Cafe」,如此一来可谓给炒冷饭性质的3D版再度增添一大看点。
「空之境界」是日本知名作家奈须蘑菇创作的长篇传奇小说,围绕着拥有直死之魔眼的少女两仪式展开故事,凭借宏大的世界观而大受好评。本作曾于2007年12月~2009年8月期间相继上映了七章剧场版动画,在ufotable公司的精良制作下,作品的名气因此更上一层楼。今年除了会在视觉上带来震撼观感的「俯瞰风景」3D版,相当于「空之境界」系列第八章般的存在「未来福音」也已经在前段时间确定上映时间为今年秋季。
中文名
空之境界:第一章俯瞰风景
对白语言
日语
原    作
奈须きのこ『空の境界』
导    演
青木英
上映日期
2012年7月13日

空之境界:第一章俯瞰风景故事概要

编辑
“去吧、去吧、去吧、去吧——”
我只是这样期望着,
期望着这个窗外的世界
只是期望被他带走而已。
这是一个发生在夏末,少女们不断飞落跳下相继自杀的故事。少女们,毫无征兆突发性的从废墟大楼的屋顶上跳向天空,随后落下。等待她们的只有死。
这些女孩在学校也并无异常,相互间也并非朋友关系。这些一切毫无关联性,连自杀的理由都找不到,完全无法解释的自杀事件逐一被不断报道。但是唯一只有一个人看出了这事件其中的关联性。
这个人就是最高位的人偶师、也是一位没有成为魔法使的魔术师 —— 苍崎澄子。
或许……“没有理由”就是他们的共通点,其次就是浮游与飞行的差别。
而搜索调查这个连续自杀事件的人就是拥有能看见事间万物之死线能力“直死之魔眼”的两仪式
对她而言,有一个与此事件不得不关联起来的理由——
与其说自身这种并不想要获得的能力(直死之魔眼),更令她在意的是用她的眼睛就这样捕捉到了在虚空中飞舞的少女们的幽灵,而这些幽灵到底又在想什么呢?
假设,这或许是到达相同道路同胞们的哀怜,也或者是同族的嫌恶
假设,这或许是来自威胁某种重要存在之人的敌意。
换句话说,这是明确的杀意
式就这样前往了那个可怜的大楼现场,而那里等着她的是谁都不知道的,展开着重重包围圈套的序章。[1] 

空之境界:第一章俯瞰风景工作人员

编辑
监督:青木英
キャラクター原案:武内崇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作画监督:须藤友徳/高桥タクロヲ
脚本:平松正树(ufotable)
音楽:梶浦由记
美术监督:池信孝
撮影监督:寺尾优一·松尾成志
3D监督:中村慎太郎
色彩设计:千叶絵美
音响监督:岩浪美和
制作デスク:铃木龙
制作プロデューサー:近藤
アニメーション制作:ufotable
配给:アニプレックス
制作:剧场版「空の境界」制作委员会
空之境界的动画中,《俯瞰风景》是最有味道的。因为我是直接先看了剧场版再看小说的,所以乍一看《俯瞰》时自然有点莫名之感。而这恰如其分的莫名之感,私以为是有趣的。
《挪威的森林》里渡边说,《了不起的盖茨比》无论何时从哪里开始读,都会立即被吸引着读下去,如此反复。所谓背景啦前情啦,在一部好作品中往往不那么重要才是。当然,《俯瞰》给人的感觉又与此无关,是另外一回子事了。
《俯瞰》的情节不那么曲折,但很多人与《空境》的缘分就被硬生生拦截在了那里——看不懂嘛。
“我们不是因为背负的罪来选择道路,而是应背负起所选择道路上的罪...
逃避有两种 我们把有目的逃避叫做飞翔 把没有目的的逃避叫做漂浮。
那时——心脏被贯穿的瞬间所感觉到的闪光。
直至压倒性的死的奔流与生的鼓动。
我认为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还是残存着如此单纯且重要的东西。
那就是死。
让背骨冻住的那份恐怖。
与倾尽所有的死相碰撞,必然会感受到生的喜悦。
为了我至今为止所轻蔑的,我生命的全部。
然而恐怕不可能再迎来如那一夜般的死了。
如此鲜烈的末日,恐怕已经无法指望了。如针一般,如剑一般,如雷一般贯穿我的死。
然而我想要尽量接近这个境地。虽然没有想好,不过对于我来说还有数日的时间,没有关系。
而且,只有方法已经决定了。
虽然不值得一说,但是我想自己的结末,无疑是要在俯瞰之中坠落而死。 ”
上面是我从小说里摘录的一些语句。
剧照
剧照 (20张)
孤独是人的原罪,所以所有的人都在试图逃离。“而逃避有两种,我们把有目的逃避叫做飞翔,把没有目的的逃避叫做漂浮。”巫条带走黑桐时对两仪说的话我至今还有印象:他总是那样的正直,充满了幻想。和那个人一起的话可以去到任何地方。我们从来都说思想的哲人是孤独的。尼采体弱多病,爱情失意,妹妹背叛,与昔日友人瓦格纳反目成仇,可谓众叛亲离。但即使被当做疯子,他却是用思想在飞行的人。作为思想者,他需要孤独,但作为人,他又渴望温情。处在深深的矛盾螺旋中的他,最终做出了选择。
又想起黑桐鲜花说:“哥哥明明能同任何人交心,却不被任何人重视,空虚的孤独。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哥哥黑桐干也成为了我重要的人。”然而正直而充满幻想的黑桐虽然看似普通,但却不是一个迂腐的一般论者。他对两仪说:“如果自己得了一种危险的病,如果自己或者全东京的市民都要死,那我一定会自杀,并不是自己有多高尚的觉悟,只是没有与全东京的人为敌活下去的勇气。一时的勇气和一世的勇气哪个比较容易是显然的吧。但我仍然觉得死是一件轻率的事情。话虽这么说,当事人一定有着无法回避的痛苦,这一点我无法否定。”对于浅上藤乃的罪行,黑桐认为侵犯虐待她的人更加不可原谅。
癫狂的尼采和温和的黑桐,我为什么会把这二者扯上关系呢,差太远了吧。但有一点是共同的:他们都是他人眼中的孤独者。但我错了。然而他们却是认真思考着人性,思考着生存的意义,并且爱着他人的人。他们与浑浑噩噩,人云亦云而从意识深层便早已忘却了真诚的我们不同。所以他们飞起来了,而我们永远不自觉地漂浮着。飞行是需要代偿的,而众人却用冷漠伪装的怯懦拒绝了飞行的可能性。真正孤独的不是飞在高处的他们,而是我们这些从不曾领略漂浮的芸芸众生。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知晓了飞行而无法忍受自己的漂浮的巫条,也远远超出一般的漂浮者了吧。所以才会迎来那样的死。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